非典型正義

修復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是提供與犯罪有關的當事人對話的機會,藉以表達自己感受,修復犯罪造成的傷害,並共同處理犯罪後果的過程。相對於現行刑事司法制度著重在懲罰,而修復式司法關注於療癒創傷、復原破裂關係,賦予「司法」新意涵,即在尋求真相、道歉、撫慰、負責與復原中伸張正義。
--法務部保護司《『修復式司法』試行方案實施計畫》
二○○九年法務部推動《『修復式司法』試行方案實施計畫》,希望藉此將促成加害人與被害人對話、溝通,讓加害人認錯懺悔,並有機會向被害人歉意、取得諒解,並幫助被害人走出傷痛。
趁著二○一○年王小棣執導的電影【酷馬】,及二○一一年由日本一線明星稻森泉主演的日劇【アイシテル~海容~】(中譯:愛與寬容)放映的熱潮,努力將這個不同於現行刑事司法(由國家主導懲罰犯罪者,維護法秩序及公平正義)的做法,介紹給社會大眾。
因為犯罪事件中加害人、被害人、雙方家庭的傷害,乃至對社區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這都不是一味執行刑罰所能彌補的,若能促進所有當事人真誠溝通,共同修復犯罪所帶來的傷害,給予被害人支持與療癒,讓加害人明暸其自己的罪行所造成的破壞,誠心認錯悔改,背負自己的責任,將減少未來再犯罪的可能性,這樣的核心價值與目標,更能符合當事人對司法制度的期待。
【愛與寬容】的原版DVD一批批進駐教區,就算沒法播放DVD的單位,畫架上也絕少不了【愛與寬容】那一套兩冊的原著漫畫《愛》做為教材,對修復式司法的介紹及宣導自然是監獄的重點業務了。【酷馬】劇中的角色原型,人稱游媽媽的游林美雲女士也應法務部之邀到監所,以當事人的身份,分享自己在獨子遭殺害後由憎恨到原諒兇手的心路歷程,並鼓勵服刑中的受刑人,要反省自己的罪行對被害人的傷害,並向被害人道歉,除此之外也要好好把握服刑的時光充實自己。
輔導結束,回到工場的他向我敬了個禮,見他欲言又止地深鎖著眉頭,我說:「先把自己的心安好,如果你想找人聊,我會聽。」他點點頭,回到座位上,周遭幾位收容人放下手邊工作試著安慰他,但都被他一一回絕。
接近收封時刻,他來找我:「老師(教誨師)找我去,要我寫信向被害人道歉,但我決定不寫。」
我問:「你一定有你的考量,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他說:「我問老師,被害人那邊是不是準備好要接受道歉了,他卻要我寫就是了,其他不用管,我跟老師說九年前我為了討債,綁架合夥人的女兒,那年她才八歲,雖然我們是熟人,但我做的事一定對她幼小的心靈造成傷害,到現在我的還常常想起她驚恐的樣子,所以如果不能確定的話,我不能寫,老師聽了很生氣,說現在法務部在推修復式司法,不寫不但不給他面子,而且影響他推業務的成效,我不寫可以,但未來假釋想報准就難了。」
「你做了一個困難但是正確的決定。」我說。
他揉了揉發紅的鼻子,說:「我也想早點假釋回家啊!但要是小女生還沒心理準備就收到我的信,會不會勾起她不好的回憶?我相信為了假釋好報,大多數的人都會寫,但是問都不問、管都不管被害人的感受和意願,這樣做對嗎?我同房性侵案的同學正開開心心的寫他的道歉信,可你想想,要是被害人收到了,會不會嚇到連夜搬家?」
「你看,即使是伊藤実那兩本描寫小六學生殺死小一學童的原著漫畫裡,述說的都是被害與加害人家屬之間的糾葛及心境轉折,和解之所以能夠到來並非易事,絕非國家以強制力介入就能達成,我們在處理時要更有同理心才行。」
觀護人朋友談著地院小心翼翼推行修復式司法的態度,但對於監所為了業務績效竟是以強迫受刑人跟被害人道歉,以換取累進處遇的分數或是假釋報准為條件,感到不可思議:「老天!怎麼有人敢這樣搞?」
電視上正播送著小燈泡的新聞,一同吃飯的朋友邊扒著飯,說:「這媽媽有病耶!女兒頭都被砍斷了,講話竟然還能那麼冷靜,我看她鐵定有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這餐飯幾乎令人難以下嚥,我看著小燈泡媽媽堅強地在對著記者,在最哀痛時刻仍必需說著案發經過,一句句對她自己來說都如刀割,但在這同時卻又聽到朋友冷血般的評論,我想無論是游媽媽或者是小燈泡媽媽,即使社會大眾對她們感到欽佩,但她們並不符合社會的期待,因為他們是「非典型的受害人」,在人們心中被害人似乎非哀痛欲絕不可、必須要聲嘶力竭地怒吼、在鏡頭前崩潰、得選擇活在仇恨裡,才有資格是真正的被害人家屬,被害人家屬不能理智、不能冷靜,否則就是冷血、矯情,或神經病。在因果業報觀念根深柢固的東方社會,尤其是與我國國情文化近似的日、韓等國,往往刑案被害人也是容易遭受歧視的對象--一定是祖先或家人做了什麼缺德事,要不然又怎會招惹最殘忍的禍事上身,以致家人得要賠上性命呢?
小澤聖子:我們究竟是做了什麼,才會讓孩子被殺害?而且我們什麼都無法知道,門口卻還得被媒體擠得水洩不通,收拾他們留下的垃圾,所謂的被害人家屬到底算什麼?
--《愛》伊藤実
甚至,在台灣,被害人家屬若沒有要求法官做出死刑判決,或者是希望兇手早日伏法的,就是廢死聯盟的同路人,甚至就是自己親人被殺的共犯…
小澤美帆子:我們明明是被害人,為什麼得承受這種對待,看到別人不幸這麼快樂嗎?
--《愛》伊藤実
被害者該得什麼樣的正義?當人們挺身而出伸張自以為的正義時,是為被害人?為社會?還是為了滿足自己?
當殺害小燈泡的王姓兇嫌在移送士林地檢署時,被氣憤的民眾包圍,最後警方人牆被突破,一位民眾並朝他臉上狠揍了一拳,動手的民眾得意地告訴記者:「在社會來說打人不對,看是打什麼人啊,打這種廢物是對的!」這位民眾的妻子也在臉書上稱這是丈夫最帥的一次。不久,王姓兇嫌在台北看守所遭其他收容人痛毆,甚至傳聞打他的收容人是經過所方管理人員授意⋯⋯
在面對犯行嚴重的犯罪者時,我們內在那份「樸素的正義感」很難不被挑起,但私刑難道就是正義?況且,是對處在無法反抗狀況的人,若是對方還手握著刀,這些揍他的人還敢嗎?看到兇嫌被揍,大快人心吶!民眾們拍手叫好。但倘若授意收容人痛毆兇嫌的傳聞屬實,那麼所謂的伸張正義,說穿了也不過是利用職權之便對無法反抗的人進行霸凌,那麼社會大眾又會如何看待在監所工作的我們?是叫我們正義哥?還是霸凌者?
我抱著兩本被丟到垃圾場的漫畫《愛》,上面蓋著藍色的監獄公用圖書章,內頁雖然泛黃但書仍是新的,我想起帶著游媽媽畫像參加她告別式的那天,並沒看見法務部有派人送她最後一程…
別再問我台灣有沒有推過「修復式司法」或「修復式正義」了,我們做過,真的…
原文刊載於2017年2月號《人本教育札記n.332》


慘綠人生 2017.01.20Winkpen

每次看到鎮靜室來了新客戶,心裡總是無比感慨,接下來的日子他們就得待在這間氣味、通風及衛生皆不佳的牢房裡,直到他們「情緒穩定」,無戒護安全之顧為止,腳上還鎖著腳鐐,那缺乏日照而日益蒼白的臉,開始反射出牆面的綠色時,雖然明知道「慘綠」兩字不該這麼用,但我還是真想不出能用什麼詞彙來形容這樣的處境⋯⋯ 為了防止收容人自殘自傷,牆面貼滿黃色泡棉,泡棉表面再糊上綠色的帆布,這是鎮靜室的標準規格,但有用嗎?未必,多年前台東某單位的鎮靜室,就因一個用腦門和馬桶比硬,又拿馬桶碎片自傷的精神病患,而把馬桶全拆了,只用一條軍毯蓋在屎坑上,化糞池的臭味也就自自冉冉瀰漫著,自殘的收容人是沒東西拿來劃自己了,可另一個精神病患發了病,卻掀開毯子挖糞往嘴裡送⋯⋯

開工2017.02.02鋼筆

春節假期結束,各行各業紛紛開工,期待新的這一年精彩繽紛,心想事成!

阿公的家書2017.01.27鋼筆

除夕開放接見,不過家人沒來,老人家心裡明白,初三的接見他們也不會出現,這是先前已經講好的,因為他不希望家人把難得的春節連假,花在塞車裡,不過他實在想念可愛的小孫女,於是提起筆,寫下對她滿滿的思念⋯⋯

早課2017.01.26鋼筆

晨起早課為唸經
盤腿好痛筋好硬
寒冬唯剩夢
包著棉被好修行


媽媽我愛妳2017.01.25鋼筆

再兩天就要過年了,鐵窗外那一小片藍天,讓阿弟看到出神,這是他在監獄裡過的第二個年,未來還有有第三個、第四個,在過完第一個年以後,他就發現在外面過年和在監獄裡過,對他來其實沒兩樣⋯⋯
他想家,很渴望媽媽的懷抱,但他不懂,為何每次一回到家,媽媽就會打啊罵啊的,把他出家門,當他哭著離開,她卻又打電話求他回來,然後報警他逃家,這事一次次發生,他都不曉得媽媽究竟愛不愛他⋯⋯
進了監獄,他再也不必流浪了,而且媽媽都會來看他,有多愛他⋯⋯
「這樣比較好⋯⋯」他說。


輪椅上的老人家2017.01.24鋼筆

老人家又坐在輪椅上從病舍被推出來看診了,受刑人納入二代健保後,收容人看診及外醫的人數增加,監所醫療看似有大幅度的改變,但長久以來的問題在根本上其實仍是無解

保外就醫的審核標準常隨權貴搖擺,大概是最常被媒體報導⋯⋯
因收容人在監所死亡,疑雲背後所帶出的疾患收容人如何被對待⋯⋯
那重刑化之下,老齡及重病收容人未來的長照問題呢⋯⋯
獨居監禁毫無期限限制的問題呢⋯⋯
假日無醫療人員駐守以判斷收容人是否急診的問題呢⋯⋯
還有監所管理員違法發藥的問題呢⋯⋯

一直做不好的監所醫療不是早該由衛福部接手,不過矯正署似乎沒放手的意思,衛福部也一直裝作沒看到⋯⋯
我想起2014年參加監所改革論壇時,對於我提的發藥及獨居問題,台上長官回答遠距視訊接見是他做的⋯⋯
台上坐著位中年女子,一直沒參與發言,我一直當是買菜大嬸走錯地方,桌上名牌寫的是心口司司長,這樣當官應該是快樂的吧⋯⋯




房內運動2017.01.23鋼筆

前幾天朋友問我,聽監獄裡的受刑人為了怕被欺負,所以要把身體練壯,比拳頭比肌肉才比得過人家。
其實怕被欺負練身體的少,多數是怕生病和為了殺時間,監所裡運動時間並不多,每週大概只有一到兩小時可以到運動場運動,某些單位例如禁見房,只給一支菸的時間,可以讓你出房伸個懶腰,去運動場運動?你想得美呀!
依照監獄裡的規定,在牢房是不能運動的,要是抓到在房裡運動就要扣分,不過對管理員來,收容人每天保持運動其實是好事,能花點時間從事我們一目暸然的活動,也少些從事枱面下活動的可能性,每週一兩小時的運動當然不足,對健康自然不利,他們生了病對我們來也是相對增加管理風險,不過長官認卻為禁止房運動以避免在擁擠的房發生肢體衝突,所以這點收容人也很清楚,他們還是會想辦法在房裡運動,不過得要罩子放亮點,免得長官來巡時會被扣分。



疲憊2017.01.17鋼筆

剛入行時覺得很幹,值班又不給椅子坐,十分鐘要簽巡一次,連吃個飯都得蹲在地上吃,公家不給坐大家只好自己想辦法休息,有靠坐保溫杯、靠牆、靠鐵門、靠窗,遇到長官督勤就只能靠北啦!
那時矯正署還沒成立,在它前身「矯正人員訓練所」受訓時,來授課的長官無不大力向我們這些菜鳥鼓吹,唯有支持成立矯正署,基層同仁的權益才能受到保障,不過當我們反映沒椅子坐時,只換得長官一句:「當然不能給你們坐,不然打瞌睡怎麼辦?」蛤!那沒椅子難道就不會打瞌睡了嗎?可沒得坐不是更累嗎?長官的管理思維實在令人費解。
陳定南部長上任後白紙黑字寫明同仁可以坐椅子,不過長官要是來巡你還坐在椅子上那就叫做白目,非得換得一陣罵不可,這也難怪大家只要知道長官進來,不管是在寫簿冊,還是在發藥(管理員發藥是違法的管理員發藥是違法的管理員發藥是違法的,不過說三次也沒用,矯正署還是叫我們發)就都通通放下手邊的事,都要去一直巡一直巡,巡到長官出現為止,然後要很假掰的說:「報告某某長官,本單位應到幾人,實到幾人,囚情正常。(呃,對假掰兩個字有意見?你看人數都寫在白板上,識字應該都看得懂才對,而且囚情要是不正常,老子應該沒空理你對吧?)」
我想起調回家鄉的某個夜晚,來督勤的簡主任看到我精神萎靡並沒破口大罵,當我驀然站起向他道歉時,他反而要我在天天睡醫院陪母親的同時注意自己的身體,這樣的好長官很讓人感動,不過這卻也是至今遇到過唯一一位讓我感受到能同理體恤的長官⋯⋯
我國號稱「百年獄政」,這樣超高壓力的職場裡,監所管理員超長工時的勤務制度卻從來沒被拿出來檢討過,管理員上班累得像條狗是應該的,誰叫你入錯行?要是不小心打瞌睡,輕則報告,重則申誡、小過等著你,要長官體恤你?很抱歉,你找哪位?人家簡主任已經退休了說。
勤務怎麼安排合理?值班時間多長才不過勞?《公務人員週休二日實施辦法》第二條雖明定「公務人員每日上班時數八小時,每週工作總時數為四十小時。」,但夜勤隔日制管理員在各監所不同勤務規定下,有些每週工作總時數四十三小時是常態,而有些同仁得早上八點凸到晚上七點,連續工作十一個小時中間沒得休息。咦?怪了,公務人員每天早八晚午五,上班時數八小時至少要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對吧?那以夜勤隔日制的設計來看,每一輪上班是二十四小時,十六個小時值班,八小時備勤,那可推論應該有二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才對,要管理員連續工作十一個小時不休息,那監所還不如買裝電池的兔子來值班吧!(勤務制度除了工時,其實還牽扯到薪資問題,這點另以專文來談)
你說發加班費嗎?想法不錯!不過行不通耶!人家《行政院77.11.21.臺七十七院人政肆字第40701號函》有規定各機關加班費之支給要件「以各機關員工在規定上班時間以外,經主管指派延長工作者為限。」看到沒有,上班時間以外的才有喔!而且要經主管派任延長工作的,可不是你說用加班費抵,就能用加班費抵的啦!
哇!各位剛剛沒有聽錯,救護車正鳴笛出發!是的!本監有位受刑人吐血正在搶救!二代健保實施後,戒護外醫時數與人次激增,成為影響加班的主要因素,這麼大的轉變卻沒有任何對戒護外醫時數及人力需求的統計,誰當班誰倒楣,請問矯正署有什麼方案因應?(督麥克,署叔狀態顯示為沈默
咦?不是有《公務人員安全及衛生防護辦法》?裡面第三條「各機關提供公務人員執行職務之安全及衛生防護措施,指各機關對公務人員基於其身分與職務活動所可能引起之生命、身體及健康危害,應採取必要之預防及保護措施。」同條第二項第二款「對輪班、夜間工作、長時間工作等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之預防,機關有義務去防止公務人員因輪班所造成的疾病之預防。」和第十三條「與各機關應提供公務人員執行職務時符合相關法令規定之必要安全衛生機具設備及措施,並隨時注意維護及檢修。」那難道矯正署都不怕基層值勤沒得休息,造成危害身心或危及工作安全?各矯正機關難道都沒有義務預防災害?
人家警察老早就有《警察有執勤條例》,不過咱們家的法務部可沒幫我們訂《監所管理員執勤條例》的打算,畢竟有什麼好怕的?我們隔離舍兩位學長因為目睹受刑人自殺,連要求調整勤務都被拒絕了,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因恐慌症去看醫生?是他們抗壓性不足啦!這純綷是個人問題,絕對不是職災,我們監所的勤務派遣很合理,一點問題都沒有,訂《監所管理員執勤條例》根本沒必要,缺勤務準則各機關才能各自為政,各玩各的,你做不下去的趁早滾蛋吶!反正想幹這行的人多的是咧!
唉~體恤基層真的這麼難嗎?
哪會!人家四哨學長開完刀還得用拐杖才能走,就派去巡邏一天要走八、九公里,看到沒?長官超體恤的啦!

老鳥。菜鳥2017.01.15鋼筆

今年招聘的職務代理同仁開始上線,老鳥正在為為剛這個職場的菜鳥傳授戒護工作的眉眉角角⋯⋯
老鳥一號:第一,如果有在裡面關的親友,千萬不要幫他們去接見室匯錢。 菜鳥一號:為什麼? 老鳥一號:不為什麼,長官說了算,不然長官會當大家的面搜你的身給你難看。 菜鳥一號:哦~ 老鳥一號:第二,不要譠長官看到你寫公家簿冊以外的東西。 菜鳥二號:為什麼?抄筆記不行嗎? 老鳥一號:不為什麼,長官說了算,他會當你在寫日記,那你可就要倒大霉了。 菜鳥二號:哦~ 菜鳥一號:請問一下,我好像沒看到監獄行刑法和細則裡有這樣的規定啊? 老鳥一號:不要懷疑,這些規定都在長官腦海裡,你想像現在在四哨上的學長那樣,被釘得死死的嗎? 在一旁吸菸的老鳥二號說:而且別讓長官看到你跟四哨學長走太近,不然你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老鳥一號:喔,對了!還有,千千萬萬別理四哨學長那樣的鍋蓋頭,不然長官會說那是龐克頭,看到一次就罵你一次。 菜鳥一號:可是⋯⋯公務員不是沒髮禁嗎? 老鳥二號:不要管!長官就是威!他說不行就是不行,懂不懂? 兩隻菜鳥:哦!!!!!了解!!!!!!(筆記 老鳥一號:喂!長官來了,還不快收起來!不然又要被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