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沒有剩?2016.09.25鋼筆

送餐時刻,雜役推著板車逐房配送,每餐飯菜剩的量,實際反映著對食物的執念,同樣在服刑的炊場收容人當然不會用心到哪去,大鍋炒的牢飯味道常被收容人形容吃飯像「哺草」,監所一天倒掉的飯菜,不知夠當多少營養午餐⋯⋯
不過被偏愛的還是有,多年前引進了一台油炸機,使得餐餐都有炸物,收容人往往都會挨著房門問雜役:「還有沒有剩?」 開菜單容易多了,炸物受歡迎⋯⋯
只是約莫兩年後因為心血管疾病發作的人數增加了,送外醫的任務讓我們疲於奔命,不知這些這是不是跟天天吃炸物有關⋯⋯

「不穿,就別想出來。」2016.09.24

罹精神疾患愛光著身子到處跑的客戶被上了腳鐐丟進鎮靜室⋯⋯
「不穿,就別想出來。」
「我穿,我穿,求你把衣服給我!」他卑微地說。
內衣一秒套上,但四角褲卻和腳鐐纏綿了起來⋯⋯
「怎麼辦!穿不上!」他急。
「不穿,就別想出來。」
褲子不但不想就範,還又多纏了一圈⋯⋯
「幫幫我!我穿不上!」他更急。
「不穿,就別想出來。」
褲子和腳鐐糾纏不清⋯⋯不,是融為一體⋯⋯
「求求你!教我怎麼穿褲子!」
「不穿,就別想出來。」
「我穿!,可我穿不上!」他哭喪著臉。
「想穿,就慢慢在房裡研究,再見。」
(房門關)


【解構監獄】想交保?先過我這關:出庭前的訴狀檢查

同仁見狀眉頭一皺:「老弟,你這樣檢查被長官看到可就麻煩了。」
「為什麼?」我問。
同仁指著桌上貼的紅字條說:「你可別忘了這個。」

【解構監獄】想交保?先過我這關:出庭前的訴狀檢查

哨上的晚霞2016.09.21

傍晚了,哨上的我即將下班回家,夕陽穿透烏雲為山外染上淺淺的紫紅,小小的雨滴順著微風飄了下來⋯⋯
哎呦!變天了,難怪兩條腿像都不是我的似了,下哨可得一步一步踩穩,要不然滾下去可是三層樓高呢⋯⋯

今年法務部長邱太三上任第五天就提到未來對獄政改革的藍圖,其中包括假釋或即將出獄者提早半年或一年,白天外出工作,晚上再回監所,以期早日讓收容人適應社會。
刑事政策需要的是全面檢討和改進,人進來關就應該想到有一天是要回歸社會,新的部長對此有新的規劃固然很好,但希望不是流於一時作秀,因為矯正署已經演過太多這種戲了,而我們基層就一直在跑龍套…
陳定南先生在任法務部長期間,或許基於個人的經歷與信仰,對明朝萬曆年間進士袁了凡所著《了凡四訓》一書讚譽有加,部長大人還特地找人重新譯注並親自作序,由法務部大量印製分贈當時全台各監所五萬六千多位收容人,以期人手一本,使之能行善積德,改造命運,當時書多到就連職員都發,記得我就拿到了兩本。不久法務部人事處就以部長曾在部務會報,要革除公務員散漫習性,加強紀律為由,發給每名法務部職員《法務部職員反省錄》範例,說是部長閱讀《了凡四訓》「功過格」得到的靈感,讓職員做為每日自我反省之用,其中的「過」包含批評長官、辦公桌髒亂、闖紅燈、情緒不佳遷怒他人、弄髒公文、與同事起爭執等。而「功」則有讓座老弱婦孺、公文處理無錯漏字、提早到班等等。
馬屁拍過了頭自然引起同仁們一片譁然,接著就聽說部長對人事處此舉有意見,當天傍晚就指示回收發出的《反省錄》。
但部長偏好此書畢竟是事實,於是乎各宗教團體也將信眾捐印的《了凡四訓》一箱箱不斷往監所送,一時之間隨處可見,書架也擺、倉庫也有,甚至堆到快沒地方放…
既然部長對這本書如此讚賞,自然沒人敢說不喜歡,當部長視察東部某監獄時,也非常湊巧的處處都能發現《了凡四訓》的書影,收容人還對他說:「不是因為部長來,才拿這本書,而是這本書目前在監所最受歡迎。」
於是乎研讀此書成為監所最新的流行時尚,這個單位要求收容人輪流寫心得報告,那個場舍找人教「功過格」怎麼記,還有定期舉辦讀書會,更有監所直接辦起了「了凡四訓話劇比賽」。
部長換人後這本書風光不再,各種版本的《了凡四訓》被從各個角落清了出來,其中絕大部份都還是新書,它們被一綑綑地堆放到垃圾場等待資源回收車…
不過還是有一些書被留了下來,但不是拿來讀的,而是被收容人用膠帶每十本捆成一疊,這樣每個人就都有一張小板凳可以坐啦!

在各種不同的政策裡,收容人總會盡全力配合演出,以迎合長官的喜好,然後為自己找到屬於他們的意義!
施茂林部長任內則提倡「一監所一特色」,各監所「自營作業」都必須發展自己的「特色產品」,於是各單位也卯足了勁行銷自家產品,例如屏東監獄的醬油、台中監獄的鳳梨酥、金門監獄的麵線、宜蘭監獄的花燈、自強外役監的芋仔番薯、高二監的牛軋糖、明德外役監的黃金雞等等,當然更少不了每次開會都讓部長大人吃得讚不絕口的台中女監的巧克力。
「特色產品」不僅讓法務部有面子,也為不易搏得媒體版面的犯罪矯正機關帶來正面形象,一來塑造出收容人在監內能習得專業技能;二來產品物美價廉用料實在,自然大受民眾歡迎;三來因其中收入的二十五%提撥給被害人保護基金,增加收益相對上也增加收容人對被害人的賠償;其四是收容人透過「自營作業」可以「抽成」,讓收容人不僅不必向家人伸手,還能寄錢回家,金門的麵線工場收容人每人每月可分到一萬元左右,而在醬油熱銷的屏東,分紅則超過兩萬。
這看似百利無一害的政策,說穿了仍是樣板,物美價廉用料實在的背後是水、電、材料公家出錢,以及上不了枱面的工資問題;再者監獄裡只有極少數人可以被遴選進這類的特殊單位,其他八九成的人就只做些諸如折紙袋之類的簡單手工,一個月也只能領到三百塊錢,兩相對照之下,每個月一個領三百,一個領兩萬,若同樣關十年,出獄後的謀生能力究竟會差多少?
曾勇夫部長出席高雄戒治所為收容人戒菸比賽成果發表舉辦的「華人戒治處遇實證暨品格教育成果發表會」時期勉眾人:「脫胎換骨,浴火重生,從戒煙開始。」之後,「脫胎換骨,浴火重生」就成了監所大力宣揚的口號。

走進某監獄中央大走廊入口,就會看到「脫胎換骨,浴火重生」八個大金字。不過只要問監內的收容人這四個字是什麼?他們都會詭異地笑著說:「啊不就是『脫衣陪酒,慾火焚身』!」
在各種不同的政策裡,收容人總會盡全力配合演出,以迎合長官的喜好,然後為自己找到屬於他們的意義!
坐牢苦悶,抽菸成了簡單的生活調劑,這樣的環境之下菸抽習慣的人要戒很難,就連原本不吸菸的人,都極易成為癮君子,吸菸人口自然居高不下,但為了配合部長的期盼,更為了和其他監獄比拼績效,長官總是會有自己辦法的…
短短兩年內這個監獄成功成立了四個戒菸工場,戒菸人數高達五百餘人,怎麼做到的?很簡單,長官來到一個一百三十個收容人的工場說:「下週這個工場要成立戒菸工場,自願戒菸的可以留下來,不想戒菸的人舉手。」工場裡所有的收容人此時此刻就得被迫決定,是要放棄自己熟悉的環境、經營已久的人際關係,打包調到別的單位重新適應呢?還是留下來強迫自己參加戒菸計劃?
「自願戒菸人數一百三十人」一天內達成,長官看了自然龍心大悅,但枱面上自願戒菸但心裡很幹的畢竟是多數,會想盡辦法偷渡香菸也就不讓人意外,由於戒菸工場不時查獲私藏香菸,監方只得再花錢買一氧化碳濃度檢測儀每月定期對收容人做呼氣檢查。

一味的察查、防堵終究非長久之計,所以加強宣導、經驗分享、講座、戒菸門診、尼古丁貼片、海報比賽、話劇、讀書會也就陸續出爐。
不過這些還是比不上來些實質一點的獎勵啊:
戒菸每滿三個月可以二選一:
一、增加接見或電話接見一次。
二、增加成績分數。
戒菸滿一年者,有以下獎勵:
一、可參加每半年一次的戒菸懇親活動。
二、發給獎狀,領到獎狀當月若符合提報假釋資格,可提早一個月提報假釋。
沒錯,戒菸可以提早報假釋,可是吸不吸菸跟犯不犯罪到底什麼關係?
我沒看懂,那你看懂沒?
換部長就換演一齣,是在矯正犯罪?還是在耍猴仔戲?
我沒看懂,那你看懂沒?
原文刊載於2016年8月號《人本教育札記n.326》

海島演劇『愛的記號』人權戲劇講座

「烏鴉黑,烏鴉白,烏鴉是黑還是白~」
文蔚這次為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新吉前輩的故事改編的『愛的記號』作畫,大家要來哦!

人權戲劇講座『愛的記號』
活動內容:戲劇演出 / 受難者前輩分享座談會
時間:8/27,28 14:30
地點: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免費入場!!!
提供200個座位,先來先搶,晚來坐地上!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新吉先生說:「我所寫下的雖然只是個人經歷,但卻是白色恐怖時代的縮影」。
1963年,正在當兵的陳新吉,突然被好幾個人銬上小吉普車,從此落入永無止盡的黑牢。被刑求逼供、栽贓誣陷;陪伴即將遭槍決的難友度過最後一夜;目睹上吊女難友的慘狀;母親因為思念的折磨,精神失常……

母:你走!你嘸係阮囝!歹人擱要來抓阮囝啊!
吉:阿母!你看乎詳細,我真正係阿吉仔!
母:你真A係阿吉仔?你真正倒轉來了!你那變得彼呢瘦?
吉:阿母,我真正對不起妳!乎妳這呢煩惱……
母:阿吉仔……阿吉仔……你有看到阮阿吉仔嘸?恁有看到阮阿吉仔嘸?

獄囚不滿,獄卒鬱卒:現場文字記錄精要



【哲五X荷蘭】2016/06/25 獄囚不滿,獄卒鬱卒:現場文字記錄精要
7月25日 · 公開

這次的主題與其說是監獄,不如說,是監獄中的「人」和「制度」。主講者林文蔚先生,現職於宜蘭某監所管理員,透過畫圖記事分享監所觀察,從人的視角來看待監所環境和議題,開啟了與在場所有人們近三個小時的對話。本次活動前,講者特地提供了畫作,讓參與者們可透過現場畫展,在演講前透過視覺了解講者描繪的監所環境。這也是他的畫作首度在歐洲展出。 與其說是演講,這次活動不如說是一位說書人拋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衝撞在場每個人的疆界與視野。什麼是「教化」?什麼是平等的待遇?他們是惡人/麻煩製造者/可憐人?監獄的圍牆、刺網、高牆和崗哨用圖畫的方式重現在所有觀眾的面前,講者從個別受刑人的故事開始,一點一點地擴及到整個制度,在他們到高牆的另一面後,又會面臨怎麼樣的情景?最後,講者也以工作心得反思監所制度的目的。

場地展出林文蔚畫作 (攝影:Joyee Law)

透過精神疾患受刑人看監所制度
精神疾病病患在集體管訓的體制下,一直都是所謂「難以教化」的鮮明例子,例如兩位精神疾病受刑人:一個不停寄信、不停告人;一個不停嚇人、不停罵髒話。他們的不同於大眾的行為來自於本身的病況,在監所中無法被治療和處理的精神疾病讓他們的行為一直持續經年。都是無法被現有體制處理的個案,可是一個因為上級的庇護而被容忍,另一個卻是因為監禁而越發嚴重。透過兩個故事比較,隱約帶出現有制度的權威化,包括對於心理疾病的漠視,和更深一層的因素,像是當事人的社會經濟背景對他在獄中的影響。
為什麼要教化?教化有用嗎?
監所制度本身立意是教化,但許多的案例也讓人開始思考,目前台灣所謂的「教化」究竟是教育感化之用,或是單純隔離麻煩和可能的危險?大多數的監所人員來自警大背景,多數著重於打擊犯罪的教育,而非教誨勸導,這也是監所人員的限制。體現在體制上的,是許多教化業務轉移給民間團體或宗教機構進行,但效果是否能達到實質教化,則沒有人員把關,以至於有退休高層官員家人安排來監所分享自家瑣事的荒謬情景。然而,專業的教誨服務僅可觸及極少數人,像是剛好有性侵輔導的專業團體,或是受刑人本身曾有跟社福團體接觸過,並沒有普及到所有受刑人。此外,特定狀況的受刑人,身心障礙、老年、外籍等不同的族群需求並沒有被照顧到,這讓他們在監所中,成為弱勢中的弱勢。普通監所附設少年觀護所的做法是在國際法中被禁止的,因為少年的狀況與階段不同於一般成人,且混居的狀況可能造成犯罪經驗傳承的可能。但這個現象仍在「方便」的前提下持續下去。單獨監禁也是另一個例子,單獨監禁少年(18歲以下)是可以的嗎?因想避免管理困難,而長期單獨監禁犯人,這樣是可以的嗎?
生病了怎麼辦?
對監所制度的質疑,隨著一個個的問題不斷被抖出來。人治現象和制度僵化的議題,也為在狹小空間被限縮自由的受刑人是否受到公平待遇,帶來更多的討論。人治帶來的彈性,像是戒菸換取緩刑、用剪刀自殺因而開始管理剪刀、配合背景特殊人士給予不同的生活空間等優惠,這些因人的需求而制定出的特例,顯然有理性上的謬誤,但為何仍持續進行?監所制度僵化可討論的議題則更多。每次移監,受刑人都會因各個監所不同作業流程而損失部分財產,而過程中,輔具也被視為禁品而淘汰,讓身障者的行動權益和生活品質嚴重受損。在醫療方面,就算重病也要用腳鐐等來固定受刑人,就算有受刑人沒腳了還是要上腳鐐。監所雖然提供簡單看診,但若問題嚴重,要保外就醫均要受刑人自費,包括在沒有救護車時,前往醫院的計程車費用。規定表明沒有立即生命危險就不可以保外就醫,只給止痛和嗎啡貼片,受刑人的病疾如何得到妥善治療?一切的緣由皆起自受刑人不被當「人」看。
人數超收,業務包山包海,管理員心事誰人知?
『超收』也是現在台灣監所體系面臨到很大的問題,一個監所管理人員要監管300多名受刑人,一間兩到三坪的房間擠著10多位受刑人,使得台灣監所的負荷量不論在空間和人力上都超越了飽和,這讓就算想護送受刑人進行緊急的保外就醫都沒有人力進行。此外,管理員的職責也是包山包海,除了一般的監管之外,發藥/評估就醫、教化、緊急狀況處理都囊括在內,沒有醫療等專業背景的管理員在面對這些職務時究竟如何勝任?更何況是面對如此龐大的工作量。 透過一個案例可以帶我們看到監所管理員的困境,一位因性侵入獄的受刑人,在入監後發現感染愛滋疾病而情緒一直處於難過與崩潰的狀態,為監所管理帶來極大壓力。一方面,管理員需要具備愛滋疾病知識來確保自己的工作安全和正確照顧受刑人的需求。另一方面,管理人員的心理支持需求也至為重要,他們面對陌生的狀況也會害怕,但在面對性侵個案也有自己的情緒。臉書社群「靠北監所」是現在許多監所人員的非正式情緒出口。但他們也需要正式管道的支持,以及回饋他們建議的正式窗口。
高牆內外:了解監所作為更生的起點
主講人最後用他多年的工作心得作為分享的結尾。監所和民宅看起來很近,但實際上受刑人和社會的距離卻很遠。是否能夠協助他們回到社會。我們可以怎麼做?我們的觀感可以怎麼樣?而這些人在監所被如此對待,那他們出獄後,又會如何對待社會?他說:「把一個人關進來是想讓他變得更好還是更壞…?至少目前看來我們並沒有把他們變好。」他們也許壞、也許不會,但他希望透過這次分享,讓大家從人的角度去看待這些受刑人朋友。
感謝哲五X荷蘭志工群:
活動召集/黃詩惠;文字記錄/黃詩惠、李學維;場地佈置/黃祥昀、黃又嘉、賴慧玲、蔡昀臻、羅郁翔;文字宣傳/黃祥昀;網頁宣傳/黃又嘉、林品君;美工設計/Lavender She;主持/林綉娟;直播/黃又嘉;攝影/羅郁翔、Joyee Law;財務/Yvonne Liu;洗碗大隊:林文蔚、劉庭豪、鍾光聖、Jerry Kuo

感謝主講者帶領洗碗大隊於活動結束後提供杯盤清潔服務

特別感謝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捐贈活動義賣品